科学解读世界第二例艾滋病治愈病例或诞生的重大消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05 19:19

正在入侵的HIV 病毒。图片来源:Wikipedia

最近有研究人员宣称,一名感染HIV的患者在经过干细胞移植后病情已经得到了缓解。目前研究人员已经证实,无法在患者体内检测到HIV-1 RNA。在停止服用抗HIV药物后,患者病情已经持续缓解了18个月,他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治愈了艾滋病的人。这一研究将于3月6日发表于学术期刊Nature。

撰文丨李晓慧

编辑丨杨心舟

在最新的报道之前,世界上仅有一名患者在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功能性治愈了艾滋病。其如此幸运的原因在于移植供体携带有两个CCR5Δ32突变拷贝。首次奇迹发生在10年前,这位患者也被称为“柏林病人”。尽管其最终可以说摆脱了艾滋病,但是治疗过程令他遭受了巨大痛苦,其不仅经历了大剂量的放化疗,还完成了两次移植。至今,他的成功一直未被复制,这让研究人员不禁怀疑“柏林病人”是否具有个体特殊性。

缺少CCR5能阻隔绝大部分HIV病毒入侵

而最新这项研究结果表明,“柏林病人”并非个例,这为未来开发靶向CCR5的艾滋病治疗方法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

第二例奇迹

此次在论文中介绍的患者于2003年发现感染了HIV病毒,2012年12月,又被诊断为晚期霍奇金淋巴瘤。为了治疗癌症,这名患者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同样的,给他提供干细胞的供体携带了两个CCR5Δ32等位基因拷贝。接受移植后,该名患者成为CCR5Δ32纯合子。在接受移植后他就中断了抗HIV病毒治疗,并持续了16个月。

在16个月后,研究人员开始正式对这名患者进行了观察。他们发现,其艾滋病在长达18个月的观察期中已经得到持续缓解(一直没有检测到HIV-1 RNA)。但研究人员认为,目前还不足以说明该病人已经被完全治愈。凭借现在的数据,可以说移植纯合型CCR5突变携带者的造血干细胞,足以让HIV-1病人获得长期缓解,这名新病人也被命名为“伦敦病人”

获得一种突变就能阻隔HIV

柏林病人”真名为Timothy Ray Brown,他1995 年被诊断出HIV阳性。而在 1996年,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开创了抗病毒药物联合的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艾滋病,俗称“鸡尾酒疗法”。随着鸡尾酒疗法的发展,艾滋病从“致死”转为“可控”。

Timothy Ray Brown。图片来源:ibtimes

在这之后,Timothy利用药物控制着艾滋病病情,但2006年,噩耗再次传来,他被诊断患上了白血病,这对Timothy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他选择进行化疗来治疗白血病,但却并没有多大用处,最终他作出了改变其一生的选择:造血干细胞移植。

他没有想到骨髓移植将永久地改变一切。绝大多数HIV病毒通常需要依靠两种蛋白才能成功入侵,一种是CD4,另外一种是CCR5。CCR5Δ32突变会导致CCR5蛋白缺失,这使得HIV无法入侵细胞,也就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为Timothy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医生了解到,此前有研究表明,有一部分人体内的CCR5基因产生了突变,因此他们天然对艾滋病毒有免疫力。

Timothy的医生决定在为Timothy选择骨髓移植者的时候,找到既能配型成功,同时又有CCR5Δ32突变的供体。最终他们通过骨髓移植库搜寻,找到了同时符合两种条件的配型。2007年2月6号,Timothy接受了第一次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后几个月的时间,Timothy体内就检测不到HIV病毒了,他体内重建起来的免疫系统帮助他抵抗了HIV 感染。但是,没过多久,Timothy的白血病复发,他再次接受了同一个供体的造血干细胞移植。

2009年,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文表示,患者在移植后的20个月里,即使未进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也一直未检测到HIV病毒。当时,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结果表明了CCR5在抗HIV-1感染中的关键作用。

此次报道的“伦敦病人”所遭受的治疗痛苦比Timothy要小的多,他没有接受全身性的放疗,化疗也更加温和。这证实了即使没有高强度的放疗和化疗,仅凭造血干细胞移植也能有效缓解艾滋病。

HIV治疗的新希望

“我们一直在等待这种治疗方法的第二个有效案例,”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HIV治疗研究专家Keith Jerome博士说,“如果Timothy 是唯一一个该疗法的受益者,我们就会考虑是不是他本人有些特殊之处。”

不过研究人员提醒,这一研究不应该被解释为已经找到了治愈HIV感染的方法。首先,并非所有HIV病毒都利用CCR5受体进入细胞,依然存在很少见的使用其它受体的病毒。而且,拉根研究所(由美国麻省总医院、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联合组建)负责人Bruce Walker指出,即使现在无法检测到HIV病毒,但是病毒可能仍然隐藏在某个地方,可能在10年后卷土重来,你永远无法确定是否已经实现了治愈。

但对Keith Jerome来说,尽管没有确认完全治愈,但这项新研究依然具有很大的意义。“这提醒人们,HIV病毒有多难以处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但是同时,它又给我们了一线希望。”Keith Jerome说。“现在不再只有一个人在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得到缓解,其它携带HIV的人也会受到极大鼓舞。”

“这一新发现让我们再次确信,存在艾滋病被治愈的理论依据,”国际艾滋病协会主席Anton Pozniak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希望未来可以利用基因技术或者抗体技术,用安全、低成本、简便的策略,达到治愈艾滋病的效果。”

治疗方式只算特殊个例

“目前来看,这项研究并不能改变大部分HIV携带者的治疗方式,”Bruce Walker认为。“而且,这种治疗方案的风险仍然很大,而且造血干细胞移植目前只允许被用在癌症治疗中。”

尽管近十年来研究人员都在努力寻求复制“柏林病人”的成果,但却一直没有成功。主要是因为这种特殊移植要求很高,既需要满足供体与受体的成功配型,又需要供体自然携带CCR5基因突变,这也限制了可操作的移植病患数量。

就大部分HIV感染者来说,鸡尾酒疗法已经大幅度提高了他们的预期寿命。一项发表在《柳叶刀》子刊的研究表明,北美和欧洲的HIV病毒感染者利用鸡尾酒疗法,在有效控制病情的情况下,一名20岁的年轻人预期寿命将达到78岁左右,几乎与正常人无异。曾经被判处死刑的疾病,现在已经成为可以通过药物控制的慢性疾病。“因此,一般的HIV感染者如果采用移植方法进行治疗反而增加了不必要的风险。”Bruce Walker认为。

目前,也有药物可以模拟CCR5突变来阻断艾滋病毒,一种在美国销售的名为Selzentry的药物,能够与CCR5受体结合,从而阻止HIV利用CCR5感染人体。不过,这种药物依然需要每日服用,才能产生持续的效果。

还有一些与基因编辑有关的工作也在进行中,比如Sangamo Therapeutics正在针对T细胞和干细胞开展抵抗HIV病毒的基因编辑试验,使被试携带CCR5突变,目前这一项目已进入早期人体临床试验阶段。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